• 100元能买啥?2件衣服、4个包、1条裤子1双鞋……咋做到的?

      如同荧屏所呈现的那般,宁夏闽宁镇已由昔日“干沙滩”,蝶变成今日“金沙滩”。  闽宁镇的“沧海桑田”,正是脱贫攻坚伟大斗争的一个生动缩影。

        “我吃的外卖可能不是我点的。

        另外,公积金查询、社保查询、换领驾驶证、交通罚款缴纳、司法公证等32项高频政务应用、16项交管服务、7项便民服务已全面实现指尖办理;同时支持健康卡、社保卡、驾驶证、行驶证、结婚证、出生医学证明、营业执照等8类电子证照的一键关联;服务范围涉及政务办事、社会保障、教育医疗、交通出行、便民生活等各个领域。

    100元能买啥?2件衣服、4个包、1条裤子1双鞋……咋做到的?

    100元究竟能买到什么前不久,记者在义乌五爱库存市场开启了买买买模式,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尾货也是大买卖,这个市场居然超百亿一轮扫货之后,记者用100块钱买到了两顶帽子、两件衣服、四个小包、一条裤子、一双鞋子、十二双袜子、四板粘钩、两袋抹布、一套扫灰工具、两个刷子、耳钉、项链、订书器等,五花八门收获可不小。

    一条裤子3块钱、一个手包1块5,这个市场商品价格的低廉程度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前面记者花100块钱买到的是可以零售的商品,如果是批发,几万块钱也能兜底一个仓库的货。 五爱库存市场紧邻义乌小商品城,在这个市场里有近1200家商户,在2020年全球经济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创造了近100亿元的销售额。 2009年时,这里不到100家商户,专门回收全国各地过时过季和略有瑕疵的商品,再批量出口或批发给五六线城市。

    慢慢地,来这里淘金的人越来越多,才有了如今的规模。 义乌工商学院20级创业2班的学生邹正江和小伙伴们看中了直播带货,打算一边上学一边创业,他们只有2000块钱启动资金,所以挑的每个品类单价不能超过8块钱。 郭洪安是杭州一家电商平台的负责人,前不久他的平台刚做了两次清仓活动,一次反季清仓的单场活动两小时就卖出了万元,随后的品牌清仓活动中当天成交7000多单,这次他来到五爱库存市场是要帮客户选货。

    正在和郭洪安视频的就是想请他采购商品的荷兰客户。

    因为疫情原因没法到中国来,所以想托郭洪安选些美妆和日用百货出口到非洲。

    屏幕另一端的客户很喜欢郭洪安推荐的蝴蝶结口红、运动保温杯和沙拉碗这些品类。 帮客户挑选完商品,郭洪安也第一次在库存市场选了些适合自己平台销售的抹布和餐厨用具等。

    而最让郭洪安喜欢的是刚刚给国外客户介绍的一套儿童餐具三件套,郭洪安自己也采购过类似的餐具,但价格是这里的两倍,所以郭洪安决定尽快在平台上线这款餐具。

    苏兴旺2007年从沈阳只身来到义乌干起了收尾货的生意,初来乍到的苏兴旺被便宜的货源惊呆了。 经营库存生意十几年的苏兴旺,从过去收几毛钱的货,到后来开始收几块、十几块、几十块,到现在几百块的货。 2020年疫情突袭,国外客商进不来,外贸生意大幅萎缩,原本要卖到世界各地的商品一下子都流入了库存市场,苏兴旺他们也开始向国内市场突围。 2020年,苏兴旺公司的销售额达亿元,纯利润在10%以上,行业协会里面几个成员店铺的销售额也都接近一亿元。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日化用品尾货市场规模约有亿元,到2021年底预计约有140亿元。 2021年,主要电商平台尾货专营店就有接近4万家。 全职妈妈团购卖货,团长月收入个个不低于5万元在宁波,一家团购平台正在紧锣密鼓地选品。 一双被剪开做展示的品牌童鞋,在商场零售标价要130-260元左右,因为断码和过季的问题变成了尾货,授权给这家团购平台以后,平台可以作为库存商品销售,销售价格基本会定在70、80元,是商场的五折价。 常永琴是这家团购平台的创始人之一,之前经营服装外贸生意。 偶然一次帮朋友销售三万件库存棉服的经历,让她迅速发现了库存里面的商机,于是和另外的创始人一拍即合,成立了这个团购平台专售库存商品。 一天,常永琴带领团购平台的大团长们来到宁波工厂对商品进行溯源。 所谓大团长就是带货能力超强的销售,这些团长通过分享团购平台的商品链接进行销售,有人购买后,团长们从每件售出商品里就能得到3-5元不等的佣金。

    可别小看这几块钱的佣金,日积月累、聚沙成塔,就能给团长们带来不菲的收入,每个大团长每月挣到的佣金都不少于5万元,否则在这个团队里不能被叫做大团长。

    这家企业生产的这款冰丝凉席是帮日本一家高端家纺定制的,但因为疫情期间无法出港,变成了库存。

    而这批凉席,李秉刚给团长们的价格仅有在日本销售价的五分之一,兴奋的团长们现场就开启了卖货模式。 事实上,库存发生之后,企业也尝试过自己做渠道销售,但是因为没有品牌,也没有客户群,所以并不理想,直到接触了常永琴的社群团购。 李秉刚的产品因为质量好、价格低,很受社群团购的欢迎,清掉了不少库存,销量的增长让李秉刚有了做自有品牌的想法。

    而团购平台的团长们也获得了不菲的收入。 这些团长多数都是全职在家的宝妈,靠着卖库存攒了不少小金库,每月收入在4-6万元不等,好的时候一天销售额就能达到30-50万元。

    王婷每月收入在6万元以上。

    张乔阳在浙江诸暨经营一家袜子生产厂,年销售额1亿元左右,以往按照传统销售方式,每时每刻都会有近千万的库存,这也是让张乔阳最头疼的事。

    作为出口企业,他们都是跨季度生产跟备料,一旦出现销售不畅,面临的库存压力更大,2020年,企业经营十分艰难,张乔阳开始到处找渠道销售自己的袜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一家专门销售库存的团购平台。 起初,他以为平台也像传统收尾货的一样,以极低的价格收购,所以一开始很不想把自己那么好的产品赔本卖掉。 后来他惊讶地发现,这是一个极好的线上销售模式。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陆菁告诉记者,库存市场的迅速变化从消费端来看,带动了一大批的就业;从生产方面看,也正在带动国内产品设计、原材料、生产制造等产业链的发展。 【半小时观察】小库存里的经济大变局尾货市场的火爆像一面镜子投射出了中国经济近期发生的变化。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许多外贸企业产品出口受阻,转而掉头开发国内市场,开始了外循环向内循环的转换,而在这一年,一向面向海外的大宗尾货,也开始化整为零,多头出击,打开了国内市场。

    从另一方面看,如今尾货市场热卖的,不再仅仅是搓堆儿处理的地摊儿货,一些高品质、高附加值的商品开始受到人们的青睐。 2020年底,商务部对国内近五千家外贸企业进行了调查,近半数为国外代工的企业开始建立品牌意识,根据国民需求生产销售优质产品。 中国经济正在由追求数量向追求品质转变,由此引发的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调整,正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 原标题:100元能买啥?2件衣服、4个包、1条裤子1双鞋...咋做到的?。

    100元能买啥?2件衣服、4个包、1条裤子1双鞋……咋做到的?

      从山乡巨变、山河锦绣的时代画卷中,我们看见“人”的力量。

      这是“台籍医师义诊服务团”合影(2020年9月27日摄)。由谢国群(后排左四)牵头共召集沪上20多名台籍医卫专家为上海市宝山区辖区内老年人义诊。

    100元能买啥?2件衣服、4个包、1条裤子1双鞋……咋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