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家主要银行净息差下降 存款利率如何再优化?

                                            现状国内个人商业养老保险替代率水平不足1%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此前表示,这是首次将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置于“国家战略”高度提出,战略定位更高了。而出台这一文件的背景是我国养老保障体系中政府基本养老、企业年金、个人商业养老的“三支柱”不平衡。“目前主要发达国家养老金整体替代率水平约为75%,我国三支柱合计替代率水平距发达国家平均水平还有一定差距,特别是个人商业养老保险的替代率水平不足1%,远远不能满足民众养老需求。”据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主任袁序成介绍,2016年我国60岁以上老人达到亿人,占总人口的%,量大;每年还有800万-1000万人迈入老年人行列,增长速度非常快。

                                            新媒体编辑:周瑞峰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记者侯隽)公告称,集团的毛利率由2019年的70%增加至2020年的%,主要因为集团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系列(在其产品中有相对较高的毛利率)于2020年的销售占比增加。此外,集团管理层已制定金额为350亿元的2023年销售目标及于2024年至2028年期间实现集团销售额15%的复合年增率的目标。飞鹤在年报中指出,2020年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系列的收益增长,主要是星飞帆及臻稚有机产品系列收益增长,以及飞鹤本身的品牌力所致。

                                            但是,这也会造成无论国际油价再怎么下跌,我国还保持一个地板价的情况。第二,石油税赋因素。相关数据显示,居民加油时,要偿付6-7种税收,包括增值税、消费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企业所得税。

                                          12家主要银行净息差下降 存款利率如何再优化?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优化存款利率监管,推动实际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继续引导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近日召开的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也提出要“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完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继续释放改革促进降低贷款利率的潜力,优化存款利率监管,推动实际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15家发布了2020年业绩的大行、股份行财报发现,11家银行存款利息支出增速低于存款增速,意味着这些银行已经从整体上压降了存款利率,但还有4家银行存款利息支出增速高于存款增速。 与此同时,在让利实体经济、压降贷款利率的背景下,有12家银行净息差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占比80%。

                                            在当前政策背景下,多家银行在业绩发布会或财报中表示,今年将继续压降负债成本,持续优化存款结构,强化高成本存款量价管控,确保净息差保持在合理区间,但压降空间可能不大。

                                          大部分银行存款平均成本率下行  从15家银行财报来看,去年有11家银行存款利息支出增速低于存款增速,其中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存款利息支出增速为负,农业银行、平安银行、兴业银行存款利息支出增速低于5%;浙商银行、光大银行等4家银行存款利息支出增速高于存款增速,且浙商银行二者之差达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截至2020年末中国银行客户存款余额为亿元,同比增长%,增速在六大行中最低;存款利息支出为亿元,同比减少亿元,下降%,存款平均成本率为%,较2019年下降个百分点。 中国银行表示,存款利息支出下降主要是存款付息率下降所致。   交通银行截至2020年末客户存款余额为亿元,同比增长%,存款利息支出为亿元,下降%,整体存款平均成本率为%,下降个百分点。 从存款类型来看,该行公司活期、定期存款以及个人定期存款平均成本率均较2019年下降,个人活期存款平均成本率略有上行。

                                            “2020年本集团着力压降高成本存款规模,不断优化存款结构,使得存款规模显著增长的同时利息支出并未增长。

                                          ”交通银行解释称。   浙商银行方面,尽管其存款增速在15家银行中排名第二,其中个人存款增速达%,但其存款利息支出高达%,远高于其他银行。

                                          财报显示,其存款平均付息率为%,较2019年提升个百分点。 其中,个人活期存款、公司定期存款平均付息率分别为%、%。   光大银行存款利息支出增速也远高于存款增速,二者之差达个百分点,整体存款平均成本率为%,上升个百分点。 从存款类型来看,该行仅企业活期存款平均成本率提升个百分点,企业活期存款占全部存款比重为%;占比最大的企业定期存款平均成本率下降个百分点。

                                            民生银行存款利息支出增速高于存款增速个百分点,其中个人存款利息支出亿元,同比增幅%。

                                          该行个人存款平均成本率为%,较2019年提升个百分点,其中个人定期存款平均成本率为%。

                                            存款利率如何再优化?  对于如何做到利息支出下降,中国银行在财报披露,去年该行成立资产负债管理部,进一步提升资产负债管理的精细化、专业化水平;加强负债成本管控,主动压降高成本存款;积极拓展代发薪、第三方存管、现金管理、社保卡等源头业务,优化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协议存款等负债业务管理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压降结构性存款方面,招商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在财报中披露了具体的压降情况。 至2020年末,招商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为亿元,较上年末减少亿元;中信银行称,对公结构性存款余额占比%,在股份行中处于较低水平,去年中信银行披露称,2019年末该余额占比为%,在股份行中处于较低水平;民生银行称,去年8月起主动行动,对结构性存款进行较大幅度压降,余额大幅压降亿元。   在货币政策逐步回归正常化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存款增长预计将有所放缓,存款竞争预计也将更激烈,如何进一步优化存款利率,稳住净息差?  “对于今年的净息差水平,我们整体判断还是面临一定压力。 ”农业银行行长张青松3月30日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资产端来看,考虑到贷款边际利率偏低、LPR贷款重定价因素,贷款收益率仍将延续下行趋势;从负债端来看,综合考虑存款定价行业自律越来越严格,高成本存款、创新存款加价空间有限,以及存款定期化因素,存款付息率进一步下降空间比较小。   建设银行行长王江在业绩发布会上也表示,今年净息差应该说有难度、有压力,但我们认为总体保持平稳状态,不会出现大起大落。 在负债端,要坚持量价平衡,合理地调整负债产品,进一步提高利率风险管理水平,确保净息差保持行业的合理水平。

                                            “我们客观地分析,今年净息差的水平在去年的基础上会略有下降。 ”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在业绩发布会上预测。   招商银行在财报中表示,由于商业银行存款竞争激烈程度不减,该行仍将面临规模增长与成本管控两方面的压力,为应对挑战,保持存款的高质量增长,拟从以下方面着手:一是通过强化内部管理举措确保存款量增质优运行,持续优化存款结构,巩固活期存款占比优势;二是持续扩大客群规模,拓展存款资金来源;三是继续加强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高成本存款量价管控,引导存款成本下行。

                                            光大银行董事长李晓鹏日前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将有促有控做好稳存增存,精细管理促进降本增收,强化中长期负债管理,推动存款业务量价双优。

                                          “希望在未来两年,在高质量发展的前提下把经营规模的优化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上,大力保持在同业中存款增长较快的势头,同时提升活期存款的占比,使存款达到量价齐优。 ”  “下阶段,随着经济增长恢复常态,货币政策稳字当头,本行各项业务将跟随需求拉动,效益不断提升;同时,继续压降负债成本,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确保净息差保持在合理水平。 ”平安银行在财报中表示。

                                           (责任编辑:华青剑)。

                                          12家主要银行净息差下降 存款利率如何再优化?

                                            报告建议在经贸领域采取新的对华方针,包括与中国进行第二阶段贸易谈判;不再强调汇率和贸易失衡;加强与盟友和伙伴国家通过CPTPP等区域合作机制进行协调。在技术领域,报告认为,技术竞争将是下届政府面临的首要外交政策挑战之一,美需制定战略,将与盟友、伙伴的合作视为重中之重。新政策应寻求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战略技术,同时维护和加强使这些技术成为可能的创新生态系统。

                                            报道最后说,虽然三星堆尚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列入,但该遗址仍进入该机构今后可能收录的初步名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表示,三星堆遗址与其他古蜀国考古遗址一道,是中国、东亚乃至世界青铜时代文化的杰出代表。(编译/王军)3月22日报道德国《明镜》周刊3月20日一期封面报道称,早在今年年初,病毒学家就呼吁德国政府采取更严厉的社交管制措施,以避免第三波疫情的到来。然而,德国政界因顾虑民众反对,迟迟不敢果断采取措施。

                                          12家主要银行净息差下降 存款利率如何再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