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元的商业短信退订费,到底该谁出?

      文章表示,无论是否有可能阻止这场摊牌演变为全面冲突甚至核战争,它导致的经济后果将十分惨烈。文章称,台当局的许多人以为,他们可以依赖美国作出迅速、全面的军事反应。然而,台军参谋总长李喜明对这一战略提出了正确的质疑:有什么理由相信美国会牺牲本国子民的生命来保卫台湾?文章指出,美国的外交政策经常犯的一个错误是为其他国家和地区制定路线,而且通常是在几乎不与盟友协商的情况下。3月23日报道据美联社纽约22日消息,日本芯片生产厂家瑞萨电子公司一家工厂上周失火,这加剧了已经阻碍全球汽车生产的半导体芯片短缺的问题。报道说,位于东京的瑞萨电子公司表示,这起火灾由部分设备过热引发,但造成过热的原因仍在调查。

      这些都充分表明我国企业的海外知识产权布局能力进一步增强。四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华发展信心进一步坚定。2020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大在华专利布局力度,其中在华发明专利申请为万件,同比增长%,高于国外来华同比增速。其中新加坡同比增长%、韩国同比增长%。(责编:林露、杨成)分享让更多人看到推荐阅读  

          从零起步让梦想在绳中“跳”动  七星小学位于距离广州白云机场不远处,每当有飞机的轰鸣声从头顶响起,孩子们总会不经意仰望天空。  2010年,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赖宣治第一次出现七星小学时,不少学生躲了起来。  当时的七星小学,是一所乡村学校,在读学生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或留守儿童。学校缺语文老师、数学老师、英语老师,校长张有连出人意料地聘请了一位体育老师。

    0.1元的商业短信退订费,到底该谁出?

      平台更改用户协议,约定商业短信退订费由用户承担,引发争议  阅读提示  不少电商平台均有短信推送商业广告的形式,但并未明确短信退订费由谁承担。

    有法院认定,未约定的应由平台方承担短信退订费。 不过,日前有平台更改用户协议,新增退订费由用户自行承担的条款。

    对此,律师表示,这属于霸王条款,应认定无效。

      商业广告短信退订费该由谁出?日前,某生鲜电商平台更改用户协议,新增一条:退订费由用户自行承担,引发关注。

      去年10月,该平台在“退订费纠纷”中败诉。

    用户王女士因退订该平台的商业短信被收费,将其诉至法院。 法院认定,用户协议中未约定退订费用谁负担,判决由平台方承担元短信退订费。

      律师认为,平台新增的这一条款内容加重了用户负担,应属无效格式条款。 同时,权益的维护不能指望每一个普通消费者去提起诉讼,监管部门要主动担起监管职责。   消费者被收退订费起诉平台  2019年5月,王女士下载、注册了某生鲜平台的APP。

    2019年11月,该平台每日先后3次向王女士发送了商业广告短信。 无奈之下,王女士选择回复“N”进行退订,但在这一过程中,产生了短信费用元。   2020年3月,王女士将该平台诉至北京市互联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平台方发送商业广告短信的条款无效,并应承担短信退订费元。   对此,法院认为,平台在用户协议中有向用户发送商业广告短信的条款,该条款内容本身未免除平台责任、加重平台用户责任、排除平台用户主要权利,并均以加粗或加下划线方式进行了合理提示,履行了提示义务。 因此,法院认定该格式条款应属有效。

      同时,法院指出,该平台的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中,均未对短信退订费用负担进行约定,履行费用的负担不明确的,由履行义务一方负担。

    王女士发送退订短信,是行使拒绝接收短信的权利而非履行义务。

    因此,退订费用应由平台方负担。

      最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平台方赔偿王女士短信资费损失元。

      民法典对霸王条款作出规制  1月11日,记者在该平台APP用户协议中看到,“用户的权利和义务”条款用黑体字写明:如果用户不想接收商业推广信息,有权办理退阅或设置拒绝接收消息。

    该条款新增内容“如用户选择通过电话或短信方式办理退阅,请自行承担相应电信资费”。 该协议于2020年12月4日生效。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超表示,修改后的条款加重了用户负担,排除了平台的责任,应属无效的格式合同,退订费应由平台方承担。   “此前法院认定发送商业广告短信的条款有效,是基于互联网用户的广泛性和差异性,也符合互联网用户对信息接收的容忍度。 ”熊超说,“但更改后的条款让用户承担短信退订费,并且‘捆绑式’写入协议,违背了公平原则。

    ”  “这是明显的霸王条款。

    ”广东耀文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爱东也持相同观点。

    他指出,民法典对格式条款的效力问题作出了明确规定。   根据民法典第496条规定,如果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未履行提示或说明义务,致使对方没有注意或者理解与其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的,对方可以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

      此外,民法典第497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不合理地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限制或者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格式条款无效。

      “这其实是民法典对消费者权利设置的双重保护。 ”张爱东进一步解释,“如果平台未尽到提示义务,消费者可主张条款不成为合同内容。

    即便平台进行了提示,但条款内容免除平台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的,消费者还可以主张条款无效。 ”  1角钱官司背后的维权困境  “原来退订短信还要自己花钱?之前都不知道。 ”王女士打赢1角钱退订费官司后,许多网友发出这样的感慨。   记者发现,目前多个电商平台均有短信推送商业广告的形式,也给出了例如回复字母这种退订的方式,但并未明确短信退订费由谁承担。

      除了退订费该谁出,还有诸多退订“套路”和谜团困扰着消费者。

    比如,退订了依然能收到短信。

    此前有媒体报道,成都市民阿琳(化名)在收到推销短信后,回复“T”退订。 没想到推销短信不仅没有被终止,推送频率反而从以前的10天左右一次,提高到3天左右一次。   还有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遇“被推送”。

    有网友吐槽:“有的推送短信的商家,自己根本没听说过。 ”还有不少网友反映,在电商平台买过一次东西后似乎就默认开通了推送。

    “店家会发来促销短信,但事先并没有得到我的授权。

    ”  在张爱东看来,无论是“被推送”还是“被收退订费”,消费者的维权成本都远远大于商家的侵权成本。   “在我们生活中,这类‘小成本、大规模’的侵权行为时有发生,但有多少消费者会去较真儿打官司?”张爱东说,“即便有人站出来维权了,商家大不了对这起个案进行赔付。 对那些没提起诉讼的消费者来说,他们的权益并不能得到维护,而商家的侵权成本太低。 ”  “应该感谢像王女士这样较真儿的消费者,引发大家对权益的重视。

    但权益的维护不能指望每一个普通消费者去提起诉讼,司法只是一种事后救济。 ”熊超指出,“首先商家须遵守法律,自觉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其次监管部门也要主动担起职责;最后,电信运营商也应在社会公益和商家利益间做好权衡。 ”(本报记者卢越)。

    0.1元的商业短信退订费,到底该谁出?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为人民而生,因人民而兴,始终同人民在一起,为人民利益而奋斗,是我们党立党兴党强党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要教育引导党员干部深刻认识党的性质宗旨,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推动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通知要求,要进一步总结党的历史经验,不断提高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水平。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党一步步走过来,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不断总结经验、提高本领,不断提高应对风险、迎接挑战、化险为夷的能力水平。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要教育引导党员干部从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出发,不断增强斗争意识、丰富斗争经验、提升斗争本领,确保我们党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在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挑战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领导核心。

        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疫苗接种是抗疫措施中的重中之重,希望各位市民及早接种疫苗,齐心尽早打赢抗疫战,让香港彻底脱离“疫”境。  香港近日疫情有所缓和,特区政府23日宣布放宽部分社交距离措施,包括在公众场所进行群组聚集的人数限制由2人放宽至4人,同时延长防疫措施有关规例有效期至9月30日。有关修订自24日生效。

    0.1元的商业短信退订费,到底该谁出?